邬翰(日常招鬼加首飞的自闭小孩)

不要再给我喜欢了,给我关注的太太吧,他们都是神仙,我爱他们_(꒪ཀ꒪」∠)

个人的一些想法,没有任何诋毁、攻击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憋了很久的一些话。

嗯,怎么说呢,小可爱们抱歉,我以后可能不会再更文了。一是我基本上是退了魔道圈了,现在只想每天打打第五,刷刷tag,补补作业。二是关于魔道,我大部分情节也已经忘光了。三是我真的不想写下去了,太心累了。

其实我最开始的设想是,我框好大纲一点一点写下去,小可爱们边看边给我提提意见,比如说你们想看什么,你觉得下一步的剧情走向是什么,你们期待看见哪些互动,或者给我纠纠错啊什么的。

然后因为那段时间刚刚开学,我事也多,很累,而且我打字速度特别慢,还喜欢删删改改,所以就一直没更。然后我被朋友拉入第五坑,其实一开始我是因为朋友天天玩,经常跟我说第五有多好玩,然后我在半年后看到一篇第五的文,(对真的是半年之后)我觉得很好看很感兴趣,但是我有点晕๑_๑因为人物太多,我记不住他们的名字,举个栗子,有时候文里出现的是医生艾米丽,然后对话里提及的是黛尔小姐,然后突然又蹦出来一个琼斯,我就懵圈了,然后被逼无奈下了第五,结果新手教学就把我吓得一哆嗦,然后,我已最快的速度退出、卸载,之后第五被我删删下下了四五次,又晾了两三个月,最后在我大佬抽空带我大致熟悉了之后,第五就一直在我手机上了,然后我就渐渐的不再刷魔道和其他tag了。

其实我本身不是不喜欢魔道了,只是不再痴迷了,毕竟我以前还没那么喜欢第五的时候,我有空就去翻有没有好看的魔道文,电子版原著我至少看了七八遍,然后去买了实体书了接着看,看到我能把整个人物关系、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情、以及一些小配角做了什么事都记得一清二楚,甚至天天跟朋友说魔道有多好看,推荐去看,好多朋友都嫌我烦了。

后来因为我真的写不下去了,而且我也已经在第五坑里蹲死了,文已经是弃了,然后我有一天突然发现有人给我点了喜欢,我当时的反应有点高兴,但更多的其实是有点烦躁,因为我当时已经在打算把这些文章全删了,我没去管,毕竟我知道我不会再写了,然后我发现隔个两三天,会有人给我喜欢和推荐,我依旧没去管,直到有个小可爱催更,我真的特别特别开心,但是我同样很无奈,我已经写不出来了,我希望有人能跟我一起讨论,别人的瓶颈期是觉得自己写的不好,我的瓶颈期是真的没灵感了,我知道接下来的主线,但我不知道要写什么样的副线才能把他们一个个连起来,我也有写了一些副线,我希望你们能去选择,可是我期待了很久,没有人去跟我聊。

我不知道你们喜欢什么,我不知道你们再想什么,我很自卑,我很烦躁,我感觉没有动力,我还是失约了,我不准备再更了,你们不用再给我喜欢了。

以前的文啊什么的,我想了想,还是不删了,你们如果想续写下去的请随意,无聊的话就@我一下,我也看看,给你提提建议,不@也无所谓,就这样吧。

再次重点声明,我只是把我的想法讲出来,并不是针对或者说魔道不好,你要是硬说我对魔道有意见那我也没什么办法,毕竟嘴长在你身上,我也没办法,你爱咋滴咋滴,我不跟你瞎扯,我也没那个功夫和心情。

不占任何tag,只是一个话痨的瞎叨叨。


第一章 重生(2)

因为幼年在这里流浪过,我很快便找到了尚且年幼的我,果然,“我”在垃圾堆里翻找食物,我隐去身形默默注视着“我”因为翻找到一个发黑变硬的馒头而欣喜若狂,小心翼翼的准备开动。


突然一只狗窜了出来,抢走了“我”的馒头,一口就把馒头吞了下去,还轻蔑的冲着我哼了哼气,“我”眼泪汪汪的扑上去“你为什么要抢走我的馒头!”


狗感觉受到了威胁,便张开嘴准备咬“我”。我还没反应过来,便发现我已经冲上前去,把幼时的我护在怀里。


狗被我突如其来的显形吓的呜咽一声,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跑走了,我心疼的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慰到“没事了,狗已经跑了,乖,不怕了。”


年幼的我慢慢的从我怀里探出头,紧张的望了望四周,发现确实没有狗了之后,大大的松了口气,然后开始小小的挣扎起来。


我拍了拍他的小屁股,他挣扎的更大了一点并努力伸手挡住了我的手“请放我下来吧,我很脏,会弄脏您的衣服的。”他小小声的说。


“没关系。”我干巴巴的安慰他,“我带你走好不好,我……”“好!我跟您走,请您不要丢下我。”年幼的我很快的便同意了,他真的不怕我是坏人吗?我哭笑不得的想到。


我带着他好好洗了个澡,换了干净衣服,静静的看着他狼吞虎咽的吃饭,我一边劝他慢点吃,没人跟他抢,一边给他擦嘴,应该是精神终于放松,他小小的打了个饱嗝,就睡了过去,我抱他到床上,然后去做我自己的事。


时隔这么久,我终于更文了(≖_≖ ),其实实话实说,我本来准备弃坑了,本人已经在第五坑里爬不起来了(´-ι_-`),我还准备不久以后把自己的文章全删了,但是今天爬起来逛老福特的时候发现居然有小可爱给我催更!!!ヾ(✿゚▽゚)ノ就是冲着催更我也要滚回来继续更文啊,所以嘿嘿嘿要是想让我继续更文,就给我写评论😏!拿评论砸死我吧。


不好意思,刚刚一个手快直接发了,所以马上删了重发,这是一个混更,最近我做了好多手账送人,还有些没有拍下来,等我有空继续发出来,我还做了一个手账本!等我全部搞定了就拍照发😊

第一章,重生

“唔,我这是在哪儿啊?!嘶,好臭。”我慢慢撑起身子,发现自己正躺在肮脏的稻草上,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恶臭,熏的我又倒在稻草上,几欲干呕。侧身呕了两下才发现没什么可呕的。我休息了一会儿,积攒了些体力,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我必须找个地方洗个澡,不然这个味道熏不死别人也要熏死我了。”我这么想到。

大街上的人都捂着鼻子远远的躲开,我苦笑着加快了速度,这时一个男子过来踹了我一脚。“臭乞丐,不躲在臭水沟里,跑到街上熏人啊!像你这样的人就应该早点死,好赶紧投个好胎!”街上的人冷眼旁观,围在一起窃窃私语“真是熏死人了。”“这是几年没洗澡了吧。”“真臭,真是恶心。”“是啊,熏得我隔夜饭都要吐出来了。”……

我笑了笑,眸中红光一闪而过,一点一点支撑起身子,在男人即将一拳打过来的时候,抓住了他的手,然后一脚踹去。“你以为你在作践谁呢?”男人倒地,惊恐的慢慢往后缩,“你,你别过来,我,我爹,是,是”“我管你爹是谁,赶紧给我滚,不然小心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蹴鞠!”“你,你给我等,等着,我,我一定……”我有点不耐烦,男人见了赶紧屁滚尿流的溜了,哪儿管的上自己狠话还没放完。

我找了个小溪,就着冰凉刺骨的水好好的洗了个澡,顺便洗了洗自己的衣服。没地方晾干,只好湿淋淋的穿在身上。寒冬腊月里的风一吹,冷的直打哆嗦,我赶紧找了个客栈,用从刚刚那男人身上顺来的钱,要了个房间,叫了热水和饭菜,又叫小二去成衣店替我买两件成衣。

全部弄完以后,我才有时间仔细端详一下我的脸,“还好,这张脸没变。”我想笑,又笑不出来。我把自己重重摔倒床上,放空思绪,无数人的脸在我脑海中闪现又消失。有虞夫人拉着我的领子大声喊,“你一定要护着江澄,死也要护着他,知不知道!”有江叔叔面露忧愁义无反顾的离去“你们先走,我回去,去找三娘子。”有江澄痛哭流涕死死的瞪着我“你还我爹娘!还我爹娘啊!”有师姐含血微笑心疼的看着我“阿羡……”

“师姐!唔,头……”我惊醒了,猛的坐起身来,又头晕目眩的倒了回去,强撑着叫小二买了药熬好,我喝了身体才算好些。

我缓了缓,趁此时机问了小二今夕何年,掐指一算,我竟然回到九岁那年了,心中真是感慨万千。

我又住了几天,等身体好的差不多了,就离开了客栈,去找现世九岁的自己。

好了!我继续了!(认真求表扬脸) @君墨幽溟殇

小彩蛋

突然有点内疚是什么情况?哎,提前更个彩蛋,安慰一下你们的小心脏😉我会努力抑制住自己想写BE的手的。

魏无羡二人归隐山林后的某一天,魏婴(少年羡)提起当时初见的那天,就见魏无羡(老祖羡)猛的扑的魏婴身上,死死的抱着魏婴哆嗦着想捂住他的嘴“不,不,不,要,再,再,再,说,说,了。”魏婴心疼的笑了笑,抱住魏无羡,一下一下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脊背,诱哄道“好,我不说了,乖,没事了,没事了。”

他在心里默默补充道“那天的你好似天神,将我从苦难中解救出来,那一天,我就爱上了你,我的另一世。”


就先写这么多,刚刚思维没刹住车,差点又是大长篇😓这篇到时候会作为番外写长了再发出来。

……为什么我感觉一点都不甜?还有点玛丽苏。难道是我的错觉吗?🤔


继续抱歉,持续秃头

米娜不要等了,我今天光顾着看其他太太的文,自己的一丁点都没码,作业也木有写,所以晚上要赶掉一套英语试卷😭,明天也不可能,我要跟我的闺蜜出去浪😝。

大概讲一下之后的剧情,老祖复活回到少年羡九岁的时候,养了几天伤就去找羡,在狗要咬到少年羡的时候,赶走了狗。(当时心哀莫过于心死,所以突然就不怕了ps:这个算是个小彩蛋,会写出来的。)因为🐶没咬到少年羡,所以私设少年羡不怕狗,然后老祖羡慢慢养大少年羡。因为老祖羡生活能力九级残废,所以少年羡生活能力满级,性格活泼开朗,常常开导阴郁的老祖羡。少年羡慢慢喜欢上老祖羡,两人确定了关系。之后两人夜猎时,巧遇江家众人,他们就被邀请去莲花坞,老祖羡意外见到死后被江澄收好的陈情,射日之征用鬼道保护少年羡和江氏,之后想保下温宁一脉又成为众矢之的,抱山散人出山,带老祖羡死了的那个世界的江澄和少年羡世界的江家一起保下老祖羡,结局HE

哎我的脑洞真的好大啊,对了,你们希望年下小奶狗变小狼狗攻还是邪魅阴郁攻😏


序,一切的结束与开始(2)

少年羡魏婴✘老祖羡魏无羡,有私设,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兰陵金氏…还有云梦江氏,呵,这人来的还真是齐全呢。”我放声大笑,努力忽略心头这如同刀搅的感受,没人注意到再我笑时凶尸一瞬间的僵硬。

“大家不要怕,这些凶尸全靠魏无羡的元神压制,我们用车轮战的打法不怕杀不了他”江澄恶狠狠的边斩杀凶尸边大声喊道,丝毫没有注意到凶尸都尽量躲开他。

“真不愧是我师弟呢。”我半是欣慰半是感叹,欣慰于他丝毫没有因为是我而失去观察力,或者说太过了解我、恨我,所以观察的更为细致。而且他的举动会留下大义灭亲的美名,以后的宗主之路也会更为顺利;感叹于儿时的亲密无间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可惜江叔叔、虞夫人和师姐看不到现在能以一己之力撑起莲花坞的江澄了。

“江澄,多多保重了。”我如释重负的笑了,喃喃道。这世上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牵挂与留恋的了,所以……

众修士只见夷陵老祖丢下了陈情,不知说了句什么,原本正在与他们拼杀的凶尸齐齐调转方向朝魏无羡扑去,当他们以为又是什么邪法正暗暗戒备时,一只凶尸撕咬起魏无羡,其他凶尸也一起扑上去啃咬,他们愣了愣,大笑起来。

“好啊,真是罪有应得,夷陵老祖养的那群疯狗终于也杀了他,真是天道好轮回啊!”“是呀,你瞧,这不是报应来了吗。”诸如此类的言谈弥漫在整个战场上。

只有江澄愣住了,他听见那句话了,所以久久回不过神来,一位修士大着胆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江宗主。”江澄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他的手跌跌撞撞的往魏无羡那边奔去,杀死还围在那不愿走的凶尸,却除了一点深色的土壤以外看不到任何痕迹,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一般。

江澄看到后仰天长笑,笑着笑着就跪倒在地上,突然他感受到什么,挖出了陈情,收到了怀里。

我丢下陈情,将它浅浅的埋了,同时收回了对凶尸的元神压制,没了我的压制,凶尸向我靠近,我感受着凶尸们撕扯着我的躯体,和着骨血贪婪的啃食。

我想,还好,不比被狗咬的疼,不比逃亡时江澄打的疼。我这么想着,慢慢闭上了眼睛。


序、一切的结束与开始(1)

少年羡魏婴✘老祖羡魏无羡,有私设,人物秀秀的,ooc我的(因为有小可爱都想看,所以这个是三个梗的开头,大家可以理解为像《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一样的平行世界,如果不理解,评论告诉我,我会解释。)

“马上就会结束的是吧,羡哥哥。”温苑小小的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将自己的小身子往外婆怀里缩了缩。“是的,马上,马上就会结束的,到时候羡哥哥带着你情姨姨和宁叔叔来找你,你要好好听外婆的话,好好长大。”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目送温家一支余下的人绕道下山,“再见了,阿苑。”最后的一声飘散在风里,我用陈情指挥凶尸避开他们以及即将会到来的江澄,这是我最后能为他们做的事,并努力忽略胸口砰砰直跳的心脏。

“应该没问题的,毕竟我还在,而且给他们的符咒够他们逃下乱葬岗之后找地方休息的。”我这么安慰自己,直到我看到了刚刚被我催起的新鲜凶尸中有几个熟悉面孔之后,我崩溃了。

“四叔,外婆,大家?!!不,这不可能,不可能……”我惊恐的睁大眼睛,低声喃喃。

“真是走运啊,来的路上碰见了几十个温狗,被我杀了祭了我的剑。”一位年轻的修士从温家众人离开的路上缓缓上山,边说边抚摸着他的剑,他的剑经过祭剑变的光芒万丈,剑尖一滴未落的血珠刺痛了我的眼睛。

“孙兄真是有幸啊,随便一逛,就找到了几只温狗”旁边的另一位修士恭喜道“待会儿我们一道斩杀夷陵老祖于剑下吧!”

“斩我于剑下?好大的口气”我笑了,一具凶尸朝着那个修士而去,将他五马分尸,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两方对峙,不死不休。


先更一点,等我写掉点作业再继续


选恐的烦恼

选恐的我头又有点秃

想写双羡(少年羡和老祖羡),但不知道选哪个开头

1.老祖羡百鬼反噬,重回过去抱走了刚刚失去父母的羡,保护长大,少年羡偶尔小脾气,却也安慰了老祖羡,老祖羡不让少年羡接触鬼道(只是对鬼道有应对能力)可能有刀末,结局HE。

2.老祖羡反噬回到求学前夜,少年羡留下照顾老祖羡,老祖羡力挽狂澜,免去江家灭门,可能BE可能HE(起了一点点点点草稿)

3.同反噬回到灭门前几天,勉强留下莲花坞(地方没了人还在),因为反噬和横笛御尸,元气大伤,少年羡偷偷想帮忙却被阻止,最后生死魂归,世上只有会惊鸿一剑的少年羡再无横笛御尸老祖羡。结局BE,番外可能有糖。

你们感兴趣哪个?


准备把自己之前买的所有明信片都用掉。